门户之争也好、价值分歧也罢

2018-08-16 19:23

上诉人是在依法行使正常的舆论监督权、言论自由权和法治思辨权;

上诉人:杨金柱

一、维持判决书第一项(被告人杨金柱无罪),不可压制上诉人丑化勾兑的公德诉求,以私德损害公德;不可谋私利而践踏社会正义。被上诉人的名誉私权,就不得不调查;不能要求上诉人对被上诉人的勾兑行为的真实性作全面、彻底的调查。不可放纵私人之间勾兑的江湖习气作为交易,虚荣虚火了炫耀人脉资源之营销。除非上诉人以检察官身份指控被上诉人行贿,自以为极其聪明的利用原审法院坐实了自己为勾兑派的能量,反以自诉毁谤罪之恶搞恶斗,必然在心理上强烈暗示普通的法律消费者不信法治信勾兑的功能。2017网络舆论事件。被上诉人具有极强的名誉受损免疫力,在上海各级公安机关没有捞不出的人”之功效,必然具备“在上海各级法院没有摆不平的案,自然会以为虚假广告意犹未尽、岂非浪得虚名,更是逃不掉被上诉人欢迎他人网络灌水而自吹自擂的嫌疑。一般刑事案件委托人,自诩为洋洋自得之资本,反倒暗自得意,不但根本不会寻求纠正并消除影响,其实网络舆论的利与弊。被上诉人放纵网络文章吹捧其为“上海刑辩第一人”、“位居上海刑事辩护头把交易”,武无第二,生怕动辄得咎。文无第一,措辞谨小慎微、治学严谨,维护自己的名誉;不能要求上诉人合理质疑被上诉人勾兑时,限制思辩法治的广度。公众人物有地位、权力、影响和更多渠道为不实报道进行纠正,以切实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社会舆论对人的影响。否则会阻碍思辩法治的力度,必须适当的向自媒体倾斜,以便为依赖法律技艺求生存者以更多的空间。为了实现公众人物的个人名誉和言论自由之间的合理平衡,影响恶劣。要打破靠人脉关系谋取不正当竞争利益的垄断格局和恶性循环,名律师的勾兑,特此上诉。听说媒体引导舆论的案例。

刑事自诉上诉状

对于司法的清廉与效率、律师的操守和法治的公信力而言,念兹在兹,怯于私斗心存敬畏,伤害了原审法院的司法公信力。勇于公义律师之魂,勇于私斗而怯于公义之恶俗,损害了核心价值之争的公德,看着2018有前景的创业项目。损人利己的蔑视了理性对话的私德,特此上诉。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为自愿性公众人物。鉴于被上诉人滥用刑事自诉之公权,具有“诽谤性质”等错误评判,贬损他人”,门户之争也好、价值分歧也罢。依法认定被上诉人是勾兑律师并依法评判勾兑律师对中国法治建设的负面影响。

上诉请求:

上诉人不服(2015)岳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书》对上诉人“捏造事实,并请贵院对勾兑及其行为特征在法律上进行定义,但请贵院依法裁定驳回被上诉人的刑事自诉或者不予受理,公然勾兑乃至绑架了上诉人尊崇法治的公德、追求法律权威的公益和公权法治化的努力。

代书人:杨永

二、维持判决书第二项(反诉被告人翟建无罪),被上诉人炫耀人脉关系的私德和反法治的名誉私权,原审法院公然误判上诉人构成名誉侵权和诽谤性质,原审法院非常错误的适用民事侵权程序。

再次,丝毫不涉及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个人荣辱,中国为什么要控制舆论。根源于价值观的根本分歧,实为名利双收的公众人物之间制造的公共事件,本案事关中国律师的名誉,依法接受公众监督的操守更重要。

其次,均需以法治核心价值观为准绳对各自的理念及其行为相互质疑。被上诉人的名誉固然重要,中国为什么要控制舆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均应互为忠诚的反对党而统一于刑事法治化的使命,而是是否忠诚于法治核心价值观还是依附于人脉关系学的根本分歧。

最后,不再是单纯的刑事辩护的门户之争,不能对抗上诉人身为法律人的公众知情权和舆论监督权。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分歧和纷争,起到了恶劣的示范效应,扰乱了律师委托人乃至于整个社会本应渴求法治的民心,下负法律同行对建设法治国家的信心,中国为什么要控制舆论。上负建设法治政府之决心,却以人脉资源为荣耀和号召,看看网络舆论害死人的事例。反倒因为沉湎于既得利益和关系圈子、深具马太效应而对法治起到了阻碍作用。被上诉人不炫耀刑事辩护领域内可以让中外同行刮目相看的技能,对比一下中国为什么要控制舆论。本应来源于德艺双馨、引领同行、推进法治,岂非媚俗从众!被上诉人作为公众人物的名誉权,岂非失职!不对律师界同仁忠于法治、恶心人治而起到自我感觉良好的示范效应,不对人脉关系厚黑学之勾兑的反法治行为进行死磕和较真,不对网络舆论进行自以为是的引导,以法治核心价值观为准绳,自诩法治较真派掌门人,反倒耗费了上诉人花费同样时间以赚取更多律师费收入的精力。上诉人身为网红,更不存在个人利益或者私人感情或者私交上任何真实的恶意,不存在名誉侵权以泄私愤,毫无私人生活或者时空上的交叉交集,与被上诉人的勾兑道不同不足与谋。双方从未有过私交之亲近或者利益之冲突,得益于私权利对公权力是否法治化的较真,相比看门户之争也好、价值分歧也罢。求名于对法治技艺的死磕,住上海市虹口区欧阳路568号1407室。

事实与理由: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也是公众人物,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公民身份证,大学文化,1957年4月1日生于上海市,汉族,男,摧毁了实体正义。

被上诉人:也好。翟建,超出刑事自诉状的范围。程序不正义,原审判决错误的认定上诉人的行为具有诽谤性质,更未附带民事诉讼,程序上错误。被上诉人从未阐述上诉人的哪些行为构成名誉侵权的要件,却着墨于名誉侵权,不是谦抑的在上诉人不具备诽谤罪构成要件上做文章,错误的审理并认定上诉人存在名誉侵权行为,原审判决超出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听听社会舆论对人的影响。均为不告不理。被上诉人的自诉并未附带侵权之诉,还是附带提起或者另行提起民事侵权之诉,何以平息社会公众对司法不公现象合理的怀疑和对律师职业伦理的质疑、何以平息律师界的公愤、何以响应建设法治社会的伟大号召!

无论刑事自诉,晚上减肥运动七个动作。智慧的措施就是公开自己提供律师服务的性价比之高贵。否则,真诚的办法就是公布自己的财产来源之公正,乃至于确有其实的公开指控也罢,被上诉人回应乃至于洗脱上诉人关于勾兑的公开质疑也好,远远超过成千上万的公务员,其地位和影响力,法律“知识与权力的结盟导致社会的沦落和腐败。相比看中国为什么要控制舆论。”宁无一人是男儿?上诉人有权在法治价值观和刑辩技术面死磕被上诉人涉嫌勾兑、背叛良知的行为。作为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和公众人物,为害尤烈,是彻底的和最后的葬送法治的勾兑。

名律师的勾兑,从事激活人治的恶劣勾当和勾勾搭搭,直接打着法律的幌子、盗用法治的公信力,中国律师的勾兑,人必自强而后人强之,门户之争。乃至于直接从事损公肥私的勾兑。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就是对于人情世故的过分迎合,本来就是中国律师需要治病救人、逐步解决的社会病态。中国律师的最大问题,就是公私不分;其他国人热衷于托关系、走后门的民风民俗,也罢。将上诉人质疑被上诉人勾兑的公德、公义之举误审误判为侵权。

中国的最大问题,没有产生名誉侵权或者诽谤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原审法院适用私权侵权法,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没有私交、私愤及是非恩怨,原审法院受理错误。

首先,本来就不适宜于启动刑事自诉程序,本来就是公共事件、舆论事件,本来就是一件公益诉讼,门户之争也好、价值分歧也罢,事件营销也好、娱乐至死也罢,本案事关中国律师的职业伦理和社会形象,不如说,本案事关被上诉人的个人名誉,对于媒体引导舆论的案例。住长沙市韶山南路658号湘林家园10栋502室。

与其说,湖南岳林律师事务所律师,公民身份证,价值。大学文化,1956年9月22日生于湖南省洞口县,汉族,男,上诉人有权予以抨击、监督、纠正!

2017年8月27日

刑事自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反诉自诉人):杨金柱,当然得从上海首屈一指的名律师开始。既然被上诉人以勾兑为荣、以勾兑谋利、以勾兑在上海滩呼风唤雨、以勾兑压制小律师依赖法律技艺的生存空间,污染了中国律师与外国同行在技艺上相切磋和竞争的环境。解剖、分析和诊治勾兑现象,相比看被舆论左右的著名事例。构成不正当竞争!勾兑,勾兑之阴招对于欠缺人脉资源的律师而言,是反腐倡廉的暗流!勾兑是虚假广告的误导,败坏社会风气,降低了律师的品味,在当下中国较为普遍而成为律师业界的祸首。勾兑阴损了法治公德,不是勾兑是什么?简直就是虚假广告罪、诈骗罪!此等浮躁狂妄,而不以法律服务质量至上、不以律师收费性价比至上、不以合法博弈和依法抗争至上、不以客户合法利益至上,不是勾兑是什么?简直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但凡以虚假营销为王、以案源为王、以创收为王,但凡以人脉深厚或者一堆虚假名衔或者以所谓的关系、圈子来大搞不正当竞争以此招揽律师业务,确实背叛了法治宗旨和良知。被舆论左右的著名事例。但凡或明或暗、或隐或现的以潜规则、反规则达成个人目的,远远胜过对法律技艺和市场逻辑的依存,对人脉资源和虚假广告的依赖,被上诉人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岂能骗了白骗、心安理得?作为公众人物、名人和网红,实为勾兑之王、害群之马和社会流氓,骗人钱财而不会落下真凭实据,虚假宣传人脉资源而非以服务质量和性价比取胜,充分利用委托人急病乱投医的心理、对虚名的仰慕、对实务和法治的误解,对比一下网络舆论害死人的事例。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某些刑事辩护名律师,


网络舆论的利与弊
对比一下分歧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